我们在吵些什么

青果文志:

对于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几乎每天我都能在微博上看到由此引发的争吵。这些争吵所涉话题很广,从转基因到PX,从中医到辐射,从我国当前政治体制到全球产妇月子习俗,包容万象。


可我们到底在吵什么?


我曾有过一段短暂的科研经历。这段经历说不上多么愉快,但它丰富了我当时的生活,也在某种程度上规范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所谓规范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意思是说,它让我相信这个世界是可以被理解的——我们可以做出一些假设,在这些假设的基础上,通过逻辑推理来得出结论。


然而,分歧常常在假设阶段就产生了。


你假设地表是有限平面,由此推理出麦哲伦会从某个地方掉下去,而我假设大地是封闭球面,所以他会回到西班牙,于是我们吵开了。按照惯例,骂战必须升级,并逐渐变得不可理喻:麦傻出发有段时间了吧?麦粉们都别死撑着啦!⋯⋯傻逼地平党,除了诅咒别人还会做些什么?⋯⋯诸如此类。


当争论演变为宣泄,我们会忽略引发争论的根本原因,即双方都不认可对方提出的假设。


尴尬的是,假设这东西是很难面面俱到的。比如我猜到了大地是封闭球面的开头,却没猜到麦哲伦因插手土著内讧而死于非命的结局。当然,这只是一个简陋的例子,实际上我们所遇到的问题要复杂得多,而由于受到各种各样的局限(时代、职业、数据等),我们很难针对这些复杂问题提出完善的、全面的假设,看看科学史上有过多少糟糕的假设你就明白我在说什么了。


这么说来争论是不可避免的?是的,的确如此,整个科学史几乎就是科学家们的感情破裂史——没有对之前假设的否定,就不会有科学的进步。


科学认为所有假设都是用来被证伪(被证明是错误)的。什么意思?就是说你可以异想天开提出各种假设,但你得接受它可能是错的,一旦它与大家看到的事情产生矛盾,你得舍得抛弃它。麦哲伦的船队最后有一艘船回到了西班牙,大家都看到了,你就得舍得放弃地表是有限平面这个假设。


这个理念实际上隐含了这么一层意思:真实的世界只有一个。遗憾的是,人们往往不愿意接受这个观点。有时人们会把情绪放在事实之上,有时人们会让懒惰取代理解——与其对这个世界达成共识,不如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最后,真实的世界在人群中被撕裂成无数个碎片,争吵变成各个集团之间的口水战。


前不久看到朋友的一条微博:

感觉咱们国家搞科普的就跟拿了终身教职之后没什么更大学术追求的老教授一样,年复一年,无休止的循环讲授那几门课,PX化工原理啦,转基因啦,中医毒性啦,木瓜吃了不丰胸啦什么的。。。。


你想啊,在一个分裂的世界里,观点只能在集团内部反复强化,集团之间你来我往像一场漫长的拉锯战,最后结果往往是:我们都说腻了,你们还不同意。


真正可以让人们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那是艺术世界。


我现在是一个游戏制作人,有过一段不长不短的从业经历,这段经历令人愉快,它不仅丰富了我的生活,也加深了我对艺术世界的认识。


跟真实世界不同,艺术世界从一开始就是分裂的。


我说它是分裂的,意思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标准。想象一下,你让一个喜欢风之旅人的玩家去玩修真页游,或让一个Rocker去听春晚的好阿姨系列,甚至让一个Hip-Hop去广场上给大妈们领舞,那么结局通常是令人悲伤的。


这么看来,人们完全可以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满足自己的喜好,彼此相安无事,以和为贵啊,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战争的号角总会时不时吹响。


前不久,有个朋友在群里说红楼梦这书他根本看不下去,还是金庸好看,结果引发了本群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群架,据悉一大波艺术家在这次群架中躺枪。


红楼梦千古奇书你丫懂不懂啊,金庸那什么玩意儿啊,王朔怎么说金庸的你知道吗!⋯⋯王朔呵呵,私人定制什么的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讲我反正是没什么好说⋯⋯冯小刚电影怎么了?看大卫林奇就牛逼了?⋯⋯总比你看陆川好吧⋯⋯诸如此类。


微博上类似的争论同样常见,以至于鄙视链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个浩大的场面,得用鄙视网络才行。


这些争吵的焦点在于:你和我喜欢的不一样,你喜欢了我讨厌的,你讨厌了我喜欢的,你应该跟我一样的。


问题是,关于艺术作品的好坏,谁有权利评判?如果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那谁能定夺哪个是好的哪个又是不好的?


所以,一切抛开主观喜好谈论艺术,抛开客观事实谈论科学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很多时候,争吵就是在耍流氓:我们一边撕裂真实的世界,一边却想统一虚拟的世界,于是你吵啊吵,我吵啊吵,无根的野草⋯⋯


End...


作者:bylin

订阅『青果』微信号:qngoolife

下载『青果』手机客户端:http://qng.im


评论
热度(56)
  1. Coqila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2. 假装有点淑女范儿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